社区新报网 > 社区 > 正文

笔走龙蛇,墨舞人生——访书法家杜基顺
作者:     发表日期:2013-06-21     阅读次数:

        “六十年来伴池砚,笔墨结缘写春秋,挥毫陶醉何必酒,金墨香我不需花。”这是书法家杜基顺题写在工作室“墨缘阁”之上的诗句,这也是杜老书画生涯的真实写照。
        走进有些局促的房间,挂满墙面的一幅幅书画作品映入眼帘。书法雄秀大气,风格飘逸,有王羲之“清风出袖,明月入怀”之韵;画作意境高洁,清逸淡雅,有黄宾虹“笔墨至上,师法自然”之气。说起书画,杜基顺时而如一位博学的教授,引经据典;时而如一位说书的艺人,妙语连珠;时而如一位沉思的哲人,良久静默。随着一轴轴书画作品的展开,那一段段创作背后的故事鲜活生动,扑面而来……
 

 

“蓖麻”纸贵
        “吃水不忘挖井人,翻身不忘共产党”的对联,是杜基顺的第一幅书法成品。那是在解放后,家里分了2亩地,小学已经辍学了两年后又重新背起书包的杜基顺兴奋之余的处女作。从此,感恩、思源的品格就悄然萌发。
        1987年5月7日,《南京日报》“人物风采”栏目曾对杜基顺作了题为《他从蓖麻叶上起飞》的专访。26年后的今天,当我们翻开那份泛黄的报纸,一个穷孩子刻苦习字的“绿色”故事跃然而出。
        杜基顺出生于徐州铜山县一个偏僻山村,自幼聪颖,尤喜书法。提到启蒙,杜基顺说,农村年节时,小学老师经常给乡亲写对联,我给老师研墨压纸,看到老师龙飞凤舞、神采飞扬,我羡慕极了。加之自己的兄长字也漂亮,更激发了我学习书法的兴趣。至今,老师、兄长“自如门面”的话还时常在杜基顺的耳畔响起。就这样,那份朴素的艳羡之情慢慢变成了一个恒久的志向。
        小学时,家穷买不起纸,小基顺每日割草放牛归来,就钻进田间地头的蓖麻丛中,精挑阔大的老蓖麻叶回家。晚上,在蓖麻仁串接而成的麻油灯下,小基顺把蓖麻叶的叶柄、叶尖剪去,用旧布抹去叶面上的一层白粉,然后蘸着锅底灰调成的墨汁,照着字帖开始在“绿纸”上认真习字。经过反复实验,小基顺发现,用过的“绿纸”只要不破、不蛀,用水洗去墨迹,还可以重新使用;压成干标本,还可以用到次年新叶长成。这种天然“绿纸”,他一直用到初中毕业。此事传开,学生娃纷纷仿效,一时“蓖麻”纸贵。
        由于家境贫困,懂事的小基顺还打过零工,贴补家用。他常常忙里偷闲,用树枝当笔在地上练字。后来,他有了一支钢笔,这让他爱不释手,笔尖粗了,就用磨刀石把笔头磨尖,以至于得了个“磨刀匠”的绰号。
        由于写得一手好字,中学时期学校的黑板报都是杜基顺一个人“承包”了,这个光荣的使命一直持续到大学,乃至工作后写宣传标语第一时间还是找到他。

工夫始成
        “画桥三百映江城,诗里枫桥独有名。几度经过忆张继,乌啼月落又钟声。”这是明代诗人高启在唐代诗人张继《枫桥夜泊》的基础上写下的《泊枫桥》,这两首诗都是杜基顺笔下得意的书法作品。两位诗人,两首诗词,勾起了杜基顺对苏州生活的回忆。
        1959年,从小立志当老师的杜基顺考取了江苏师范大学(今苏州大学)历史系。苏州的园林石刻众多,让这个农村孩子眼界大开。
        由于师范生有生活补贴,杜基顺就把省吃俭用的钱用来购买园林门票。每到周末,他带上馒头和水,在园林里一待就是一天,观看和临摹碑林上的书法作品。经常是管理人员提醒他,同学,下班了,明天再来吧,他才意犹未尽地悻悻离去。这些名人书法对他的创作产生了非常大的影响。大学期间杜基顺的书法作品已经开始获奖。
        大学毕业后,杜基顺被分配到享有“六朝古都”美誉的南京。南京书画大家云集,给在鼓楼区从事宣传工作的杜基顺又提供了书法成长的养分。后杜基顺调入江苏省古籍出版社从事编辑工作,这份工作为他的书法创作提供了更多的学习资源,他有机会得以到故宫鉴赏到很多名人大家的书法真迹。从这个意义上说,能将工作和爱好完美结合,是杜基顺人生的一大幸事。
        工作后的二十几年,是杜基顺书法技艺日臻成熟的时期。工作之余,他沉醉于宏大博深的书法艺术中潜心研磨。当年,《南京日报》的很多标题题字都是请杜基顺来题写的,这对杜基顺来说,既成就了一段“办报”情缘,又可谓是一种社会美誉度的传播与彰显。还有一些书籍也请杜基顺题字。渐渐的,杜基顺在书法界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
        一次,杜基顺在扬州参加笔会,求字者众多,同去的朋友为他捏了一把汗,只见他神闲气定,挥毫拨墨,一幅幅不同的书法作品一气呵成,赢得阵阵喝彩。杜基顺对我们说,“你们不知道我每天要在报纸上练习多少遍啊!”是的,功夫不负苦心人,杜基顺那长满老茧的手指和那本已经翻烂了的《中国书法大字典》足以说明一切!

自成一派
        “奥运圣火华夏燃,百年梦想今实现。扬眉吐气成巨龙,万众高呼党英明。”这幅书法作品既是杜基顺的直抒胸臆之作,也是他笔法、墨气、行款、神韵俱佳的代表作之一。
        在杜基顺的艺术实践中,大自然、生活就是最好的老师。杜基顺说,他经常在生活中、在大自然里寻找美的意象。
        听音乐,从声乐中的抑扬顿挫,他体悟着书法谋局布局的韵味;看被蚕吃过的斑驳桑叶,他感悟出书法中墨气的饱枯相宜。
        池塘里自在游弋的小蝌蚪,幻化成杜基顺笔下“月落乌啼霜满天”的“月”字的灵动;省政府站岗卫兵的庄严站姿,幻化成“心清闻妙香”的“闻”字的端正;公园里手搭前额的小猴子,幻化成“清泉石上流”的“泉”字的活泼……
        他到黄山看瀑布,就有了“遥看瀑布挂前川”中“川”字的一泻千里;他到寒山寺听钟声,就有了“夜半钟声到客船”中“声”字的悠远绵延。
        游历天下,写生自然。杜基顺这种“书中有画”的书法技法可谓是自成一派。

艺如人品
        一幅“剑”字的几米长卷让人瞠目拍案。碗口粗的毛笔,在杜基顺的手中挥洒自如。
        杜基顺擅行草,他喜欢行草的自由奔放又狂得有边儿,一如人生、一如生活,最重要的是要拿捏好“度”。杜基顺的号叫原野,他每每进入创作状态,就仿佛在一望无垠的原野上任思绪自由驰骋。亦有书画爱好者用“刚劲老辣”来评价先生的书法。杜基顺崇尚“君子坦荡荡”,崇尚快意人生,这与他书法作品表现出来的格局大气,笔力遒劲,气势磅礴,潇洒流畅的特质一脉相承。
        杜基顺在艺术创作获得肯定的最初,就意识到书画结合的妙境。于是,他在大学期间就开始研习绘画。后来,他拜师学艺,更向杨建侯先生学画梅花,向裴如亮先生学画牡丹。“梅、兰、竹、菊”所代表的正直气节、高洁品格,牡丹所寓意的富贵吉祥、雍容典雅,正是杜基顺推崇的人格气质。于是,他把自己的绘画方向定为专画“国画四君子”的梅、兰、竹、菊和国色天香的牡丹。
        杜基顺的画作,意笔草草,不求形式,但求体现精神物语,体现人格意趣。不能不说,这是杜基顺的艺术智慧。

血浓于水
        “云龙山下试春衣,放鹤亭前送落晖。一色杏花三十里,新郎君去马如飞。”杜基顺把这首苏轼的《送蜀人张师厚赴殿试二首》的其二写成书法作品《云龙山下》。20世纪90年代,杜基顺回徐州老家,看到家乡到处欣欣向荣的景象,想到苏轼曾在徐州勤政为官,便以此诗来表达对历史名人的景仰和家乡的感念之情。
        乡情、亲情永远是人们心中最柔软的情愫。由于父母去世得早,杜基顺是由出嫁的姐姐一手拉扯大的。姐姐含辛茹苦一直供他到上班。杜基顺说,如果没有姐姐,就没有我的今天。
        读中学时,杜基顺住寄宿学校,学校离姐姐家有一百多里路。因当时没有交通工具,每到周六晚上,小基顺就跑上四、五个小时的路,晚上11点多才能到家。每次回来,姐姐总是站在家门口等他。一次,正赶上下大雨,小基顺被浇成了“落汤鸡”,心疼得姐姐抱着弟弟痛哭起来。姐姐每次都会提前准备好山芋粉,给弟弟带回学校,饿了冲水喝。姐姐亲手做的鞋,小基顺舍不得穿。每次回姐姐家,他怕路远鞋子磨坏了,就打着赤脚跑。冬天时,他把稻草绑鞋上,既防滑,最主要的还能保护鞋。就这样,杜基顺度过了初中和高中。
        杜基顺上大学时,正赶上三年自然灾害,虽然学校有补贴,但姐姐仍记挂着弟弟,时不时寄炒面给弟弟。有一次,姐姐在炒面里塞了2两粮票,“当时可以买四个麻饼解馋啊!”每提及此事,杜基顺都感慨万千。
        大学毕业后,杜基顺就坚持每月寄钱给姐姐,从未中断,逢年过节还要多寄。每年杜基顺至少回去两次探望姐姐,乡亲们都说,这个弟弟比儿子还要亲啊!去年,姐姐去世了,杜基顺在老家待了整整一年,看着熟悉的一草一木,仿佛姐姐还在身边……这份姐弟情,是浸到骨髓里的。
        知道感恩的人,路才能走得更远。

晚晴生辉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是杜甫赞颂李白的诗句,杜基顺将其写成一幅丈二高的作品,这是杜基顺的得意之作,也成为他个人书画作品展览上的焦点。
        1992年,在古林公园等多家单位支持下,杜基顺举办了个人书画展。当时,江苏省电视台给予了报道。为筹备展览,杜基顺白天忙工作,晚上通宵达旦进行创作,用近半年时间创作了一百多幅书画作品。待展览如期举办时,他的头发已经花白了。杜基顺回忆那段日子笑着说,我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啊!
        此后,身为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南京现代书画院常务院长、南京国际郑和书画院一级书画师的杜基顺受邀参加全国各地的展览30余次,并多次赴日本、美国及东南亚各国参加艺术交流,作品更是远销日本和东南亚各国。作品还被河南省翰园碑林勒石刻碑。日本权威书协杂志《文以会》首次破例在显著位置配文发表了他的两幅作品,激赏杜老的行书“处处可见‘二王’敦厚的骨力和森严的法度”,其艺术传略被收录于《中国当代书画家大辞典》和《中国现代书法界人名辞典》。
        为弘扬祖国的传统文化,传承书法艺术,退休后,杜基顺开始回归“老本行”,传道授业解惑。他到东南大学教书法,由于理论实践兼备,授课好评如潮。近年来,他还陆续出版了3本字帖,在更广的范围传播书法技艺。
        由杜基顺题字、南京现代书画院编写的《中国书画集萃》中,杜老的一幅《晚晴生辉》书法作品正是对他艺品和人品的最好诠释。


【本报记者  孙静  见习记者  刘东波】
 

网友评论
您是第阅读者,共有0人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新首页介绍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隐私政策 | 合作提案 | 广告刊登

苏ICP备13050258号

Copyright 2010-2014 南京《社区新报》社有限责任公司 技术支持:路特软件

呼叫中心:962009 联系电话:025-84513731 025-84514467

地址:中国江苏南京常府街29号东二楼《社区新报》社 邮编:21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