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新报网 > 热点关注 > 禁毒防艾专栏 > 正文

禁毒,禁毒,另一个战场上的禁毒
作者:Admin     发表日期:2010-06-25     阅读次数:

今年的6月26日是第24个国际禁毒日。今年国际禁毒日的口号是:“依法禁毒,构建和谐”。近日,记者走访了一个为禁毒工作默默洒下汗水、付出辛劳的群体,他们是秦淮区的专职禁毒社工们。
2007年5月,秦淮区建立了专职禁毒社工队伍——“城爱禁毒园地”,这在南京乃至全国开创了社区禁毒工作的先河。这一“第一个吃螃蟹”的行为,对控制吸毒人员的复吸现象起到了相当大的作用。可以说,公安缉毒与社区禁毒是一条战线上的两个战场,手段不同但目的相同,一个是把毒品的源头堵住并扫除吸毒犯毒场所,以打击为主;另一个是通过对吸毒人员的帮教,减少他们的复吸率,以教育感化为主,两者结合逐步建立”打防结合“的禁毒工作机制。
不分酷暑寒冬、“只有上班时间、没有下班时间”。在秦淮社区禁毒社工的辛勤工作下,近两年来该区戒毒人员不再复吸的人数达到了85%以上。记者采访这些专职禁毒社工时发现,“每一面锦旗后面都有一个有泪有笑的故事”。他们就是这样一群心灵的使者,将阳光带给了在黑暗角落里无助的人们。

从吸毒少年到养老院“掌门人”,刘姐带他走进阳光

张勤(化名),是秦淮区中华门街道第一例登记在册的社区戒毒人员。16岁时,因为经不起同学的诱惑,张勤染上了海洛因。他曾去戒毒所强制戒过毒,中间也曾有5年没沾过毒品,但后来因为一些家庭琐事又复吸起了海洛因……
中华门街道禁毒社工刘冬琴清晰地记得2008年9月的一天,那是张勤从强戒所出来的日子,她和张勤的母亲一起去强戒所门口去接的张勤。“当时,他并不知道我的身份,以为我是他家的远房亲戚,我一路和他拉家常,像姐弟般地交流……最后,当我告诉她我的身份时,他既惊讶又感动……”自那以后,在刘冬琴的帮助下,张勤逐渐走出了毒品笼罩的阴霾,不仅换了住处以及所有联系方式,断绝了与所有“粉友”的联系,而且一直在服用美沙酮维持戒毒治疗。
去年10月,张勤又拉开了自己人生的新篇章——他结婚了。当月,他在给刘冬琴每月一份的思想汇报里这样写道:“10月18日是我这辈子最浪漫、最幸福的一天,因为这天是我结婚大喜的日子。我的亲朋好友欢聚一堂,都为我感到高兴,都来祝福我。他们都说这一切来得太不容易了,希望我珍惜眼前的一切!是啊,我也觉得这一切来得不易,特别是为我操劳了半辈子的母亲,一直没有放弃我,一直拉我、挽救我,还有社区的刘姐,在精神上给了我很大的帮助……我能有今天,与刘姐和所有关心、帮助我的人是分不开的,愿所有关心我、帮助我的人,特别是刘姐都能开心度过每一天,愿天下所有好人一生平安!”
今年春节前夕,社区再次想到了戒毒人员,给他们每人发了100元钱和一袋米、一桶油,这也让张勤很是感动。他拿到年货后,激动地说,“我感到刘姐想到了我,社会想到了我,我觉得更不能走弯路了,更要好好做人”。
看着张勤一天天在改变,人不颓废了,思想逐渐积极乐观了,还越来越勤快了,他的母亲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不久前还把自家经营的一家养老院的经营权放心交给了他。“他母亲能把经济大权交给他,说明对他已经是完全信任了,因为根据一般经验,吸过毒的人手里最不能攥的就是钱,有了钱他们就有可能复吸,所以这对张勤来说也是一种来自家人的莫大的信任。”刘冬琴还告诉记者,今年6月26日,社区将举办禁毒宣传活动,张勤参与创作的诗歌《戒掉毒瘾重新做人》,他本人将在活动现场朗诵。

禁毒,禁毒,另一个战场上的禁毒

无论骄阳风雨、踏破铁鞋
找到她曾是禁毒社工们最大的愿望

人到中年的吴宏(化名),是2009年6月被警方送到夫子庙街道社区戒毒办公室的,警方责令她在社区戒毒3年。夫子庙街道专职禁毒社工汪宝兰告诉记者,刚开始,吴宏都能按时来社区戒毒办公室接受谈话,做尿检也是呈阴性。但去年8月份之后,她电话突然停机了,禁毒社工们一下子联系不上她了。于是,汪宝兰、李新华等禁毒社工顶着烈日,在骄阳似火的八月,走街串巷地寻找吴宏。他们首先通过社区主任、管段民警、社区积极分子等多种渠道,多方打听吴宏的住址。一位吴宏原来的老邻居这时提供了一条线索,说常在边营一带看到吴宏推着残疾的父亲在街上逛。夫子庙街道的这些禁毒社工们于是立刻沿着边营从西头找到东头,又从三条营东头找到西头,一路找一路问,并注意哪家有残疾车,以此为另一条线索,但结果跑了一整天,还是没找到。
夫子庙社区的禁毒社工们并没有灰心,也没有放弃。他们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利用休息时间继续寻找吴宏。他们后又联系到吴宏曾经的“粉友”,经过不懈努力,终于从她朋友嘴里打听到一则吴宏住址的模糊信息。作为专职戒毒社工,哪怕有一线希望,他们也要争取。得知吴红住址信息的当天,天气状况恶劣,他们冒着倾盆大雨,跟随吴宏的朋友,来到一处平房,但周围邻居都说没见过此人。由于此块地段属于老城南,小街小巷特别复杂,于是他们又找了好几条巷子,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在一处狭小的巷子里找到了吴宏。“我们敲门进去后,看到吴宏正在做家务,我们向她了解了一些近况,得知她母亲刚做了小手术,吴宏自己的儿子谈了女朋友,快结婚了……吴宏见我们来了有点惊慌又有点感动,她真诚地对我们说,自己快做婆婆了,不希望媳妇知道自己有过吸毒史所以搬了家,自己很想改过自新,好好做人……”
在汪宝兰等几位禁毒社工的帮扶下,吴宏又重新回到社区继续戒毒,目前状况平稳。吴宏的母亲亲切地拉着几位社工的手说:“多亏了你们啊,我女儿才摆脱了毒瘾。”当社工们离开的时候,吴宏母亲还不舍地把他们送到了门口,并感激地说:“下次来,我准备几个拿手小菜给你们吃!”
记者了解到,其实禁毒社工每月的收入都不高,拿到手的不到900元。工作中,门难进、脸难看,甚至话难听的现象对他们来说很平常。汪宝兰对记者说,他们的工作就是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凭的是一份热情和社会责任感。夫子庙社区的专职禁毒社工周明政告诉记者,他们帮扶的“社区戒毒”和“社区康复”人员年龄从18岁到60岁都有,60%吸毒人员集中在40岁-45岁,他们多为上世纪90年代中期吸食海洛因,屡戒没戒掉的人员,“三进宫”、“五进宫”(“进宫”这里指被警方抓住送进戒毒所进行强制戒毒)的大有人在,因为生理戒毒容易,但心理戒毒很可能是一生的。一些吸毒人员从戒毒所出来后,本已家徒四壁,再加上缺少家庭、社会的关爱,无从就业,空虚、郁闷之后很容易再次走上吸毒的道路。采访的最后,禁毒社工纷纷向记者表示,希望通过媒体呼吁社会各方面能给予戒毒人员更多人性化关怀,尽可能帮助解决他们的就业问题,让他们早日回归社会、重启人生。

 

 

网友评论
您是第阅读者,共有3人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一周热点

新首页介绍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隐私政策 | 合作提案 | 广告刊登

苏ICP备13050258号

Copyright 2010-2014 南京《社区新报》社有限责任公司 技术支持:路特软件

呼叫中心:962009 联系电话:025-84513731 025-84514467

地址:中国江苏南京常府街29号东二楼《社区新报》社 邮编:21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