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新报网 > 城事调查 > 正文

流浪狗:我的家在哪里?
作者:南广孟建红     发表日期:2011-01-04     阅读次数:

流浪狗:我的家在哪里?

        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饲养宠物的家庭越来越多。随之而来的是,街边流浪狗的数量在逐年增涨。由于流浪狗会污染环境、威胁他人安全,如果放任不管必将影响人们的社会生活,治理流浪犬已是迫在眉睫之事。那么,南京现在的流浪狗有多少,如何管理它们,人们的想法又是什么?记者对此进行了相关调查。

记者调查

“平安阿福”不是终点
        说起流浪狗,南京人肯定会想到一个叫哈文进的人。她曾经是拥有百万身家的书商,因为看到一只死去的小狗而萌生了救助流浪动物的念头,“我们将这只小狗解剖开来,它的肚子里有很多瓶盖、塑料袋……什么都有,它饿了什么都吃,很可怜的。”于是,哈文进创办了“平安阿福”流浪动物救助会,一方面可以更广泛地接收流浪狗,另一方面通过活动和宣传提高人们对小动物的保护意识。
        “我的最初想法是把宠物医院搞起来,然后做着收容中心的工作。让宠物医院的利润带动收容中心的运作,待领养流程建立起来,从收养到领养将形成良性循环。但是,我做了以后才发现,那完全就是两码事。刚刚做了宣传,全南京大街小巷的流浪狗全被爱心人士送到我这来了。”哈文进告诉记者,现实似乎永远超乎想象,“平安阿福”流浪动物救助会成立后不久,收养的流浪猫狗数量急剧上升,经济负担也越发繁重。为了全身心地照顾这些流浪的猫狗,2002年,哈文进放弃了自己正值红火的事业。
        然而,谁也没有料想到,救助会成立不到一年,就面临着解散的危险。“有人说我送狗到医院去卖血,还有人说我虐待动物……其实我从来没有过。”2003年初,救助会解散了,但哈文进顶住了巨大的压力,依然将原来救助的150多只流浪狗带在身边。为了负担场地费用以及流浪狗的饲养费用,哈文进不惜卖掉了自己的房子和车。“财产和狗,我选择了后者,只要想到这些狗没有了粮食,又开始挨饿,我就坐立不安。”
        面对流言蜚语,哈文进曾经掉下过委屈的泪水,但是为了流浪的小动物,她却从未有过丝毫犹豫,作为创办人,她责无旁贷地独自扛起所有的责任与重担,在保护小动物的崎岖道路上,艰难前行着。也正是这份执著与坚强,“平安阿福”流浪动物救助会才迎来了新的曙光。
        如今,哈文进的精神感动了社会,曾经的流言蜚语化成了赞美与感谢,许多社会热心人士也都伸出援助之手,帮助哈文进维系这个已经十分庞大的救助会。2010年12月4日,在社会各界的关心帮助下,“平安阿福”流浪动物救助会搬到了浦口区星甸镇后圩村的“新家”。
        虽然得到了不少帮助,但“平安阿福”毕竟属于民间组织,收容犬只数量的快速增加让原本就捉襟见肘的经费问题日益突出。“目前,救助会收容了1500多只流浪犬,仅每天狗粮的花费就在2500元左右,一个月下来就要7万多,算上人工的话至少要8万元。这些资金都是我们从社会上筹集来的善款,但每个月都要筹集8万多元,实在是非常困难。”哈文进坦言,“平安阿福”并不能满足南京流浪犬的需要。
        目前,南京的犬只数量已达10万多条,而其中发证的仅有3万多条。庞大的无证犬及流浪狗数量远远超过了南京各大机构及相关团体所能收容的5000多条。而在管理方面,有关部门也遇到了不小的困境:2007年以来,市民养犬所交费用总数没有超过1000万元,而这些资金在用于管理市民养犬支出后,已经没有多少钱可以投入到流浪犬的管理中去。

行政捕杀引发争议
        目前,《南京市养犬管理条例》并未对流浪狗的最终处置结果做出明确规定,而在不远的上海,针对其数量多达60万条的无证犬只,以及每年超过10万起的犬伤人事件,上海市人大常委会发布了《上海市养犬管理条例(草案)》,该条例规定,对无证犬和流浪犬“集中收容”,30天内无人认领,则按规定捕杀。该条例一出,便在社会上引发了广泛争议。
        对此,记者随机采访了20位南京市民,请他们谈一谈自己的看法:“狗是人类的朋友,不应该对其进行捕杀”、“是人因种种原因不愿意养了,把它放弃了。不能将人造成的罪过强加到狗的身上”,这类不同意捕杀流浪狗的人占到受访者总数的25%;“害人的狗可以杀掉”,支持选择性处理方法的人则占到了总数的55%;而担心“流浪狗咬了人却没人承担责任”赞同捕杀流浪狗的人仅占受访者的20%。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更多的人希望能用人性的方法来治理漫游在城市街巷间的可怜动物。

专家观点

除了被杀,还能去哪?
        “爱不能泛滥,不能说流浪狗是有生命的,就不能处置它们。如果对社会有利,那我们就应当忍痛割爱,政府就应当这样做。”法学专家王春说。
        但是,江苏法德永衡律师事务所的律师杨歌并不赞同王春的说法,杨歌认为,无人认领便捕杀,政府这种一刀切的做法不能有效地控制流浪狗的增多。“因为捕了就杀,看似简单,但是公众并没有意识到丢弃宠物为社会带来的麻烦,政府也不会在源头治理上下功夫,最终,这种方法不会加强有效的监管,也不会促进社会制度的进步。”
        对此,南京人民广播电台的宠物栏目主持人王鹏提出了疑问:“我们只能采取这种极端的方式捕杀这些无辜的动物吗?”
        南京市小活宝宠物培训学校的负责人吴起则表示,在国外,收容所的小狗,一部分被想养狗的人收养,还有一部分会被挑选出来,训练成导盲犬、搜救犬等工作犬,被社会再利用。“问题是现在我们还没有做这些事情就要捕杀它们。实际上,捕杀需要更大的成本,因为流浪犬安乐死的药物需要花钱买,如果不对其实行安乐死,那就是不人道,将受到社会的谴责。而让人领养或供其他机构挑选训练,收容所还会形成一些收入。”
        “狗是人养的,狗主人的素质往往决定了他所养的狗的命运和素质。提高养狗人的素质,规范他们的行为,才能不出现或者少出现被遗弃或流浪的狗,这是我们所希望见到的。”南京教科频道主持人张一帆呼吁:“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就不要去饲养宠物,因为每一条生命都是可贵的,不要因为你的随心所欲而让你的宠物去承担死亡的代价。”
 

网友PK台

        每年都有狗伤人的事件,是人的权益重要还是狗的权益重要?多明显的答案,我还是赞同捕杀流浪犬。——阿维

        对有传染性狂犬病的病犬或者恶犬应该给予捕杀,但是对于一般的流浪犬还是不要捕杀。因为流浪并不是一种罪过,不能因为流浪犬无主,就认为它没有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的理由。——黄豆
 

调查回声

上期话题
“驴友”探险有多险?

        “安全第一”,亘古不变的行为准则。——朔夜

        我觉得,真正的驴友是野外生存专家,而不是那些遇到点事就慌了阵脚的小毛孩。我很同意网友“任杭”的观点——不要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更不要拿救援你的人的生命开玩笑。——小丁

        请以上两位读者于2011年1月4日至7日9:00-17:00来报社领取精美礼品一份。

网友评论
您是第阅读者,共有6人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新首页介绍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隐私政策 | 合作提案 | 广告刊登

苏ICP备13050258号

Copyright 2010-2014 南京《社区新报》社有限责任公司 技术支持:路特软件

呼叫中心:962009 联系电话:025-84513731 025-84514467

地址:中国江苏南京常府街29号东二楼《社区新报》社 邮编:210002